活动资讯

让世界柔软

《蹒跚集》发布会丨孩子遇上诗,童年最美好的相遇

2018-06-21

中国是个诗歌的国度。

 

诗人用简单的句子,或深情、或激昂、或哀伤、或喜悦,可以表达很多情绪。

 


唐代的骆宾王7岁写《鹅》,唐代的王勃14岁写《滕王阁序》,北宋小诗人王禹偁7岁写《咏磨》……



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个小诗人,其实他们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会写诗的人!



童年最美好的相遇就是,孩子遇上诗。

 

 

2018年6月16日,一场孩子诗意的盛宴——少儿旧体诗《蹒跚集》发布活动在秦汉胡同国学书院七宝馆举行,一个个小诗人来到这里,展现了他们诗意的童年。



《蹒跚集》就是一个成长记录本,里面的每一页都有每个孩子的心情和感悟,那是他们眼里的世界,他们心里的话语。

 

他们一点一点把我们沉睡在心里的简单和纯真唤醒,原来,世界是这样的美好。

 

 

稚拙朴素的文字里藏着孩子们对世界最深刻的理解,在这里,孩子是我们的领路人。



一切就如命中注定一般,起源于一个关于记录成长、记录爱的想法,付诸于一群热爱中国古典诗词文化的传灯人们的实践。

 


读诗,是孩子们打开诗意的第一步,在字里行间与诗人的心走得很近,诗香沁人。

 

《月下独酌》
唐 李白

花间一壶酒,独酌无相亲。
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。
月既不解饮,影徒随我身。
暂伴月将影,行乐须及春。
我歌月徘徊,我舞影零乱。
醒时同交欢,醉后各分散。
永结无情游,相期邈云汉。

 


▲ 孩子们集体朗诵《月下独酌》



诗仙李白的几句月下独酌,天真浪漫的笔触里,道尽了多少无语的寂寞与孤独。

 

孩子们读着,笑着,可能想不透孤独是何意,但是美景却印在脑海里。

 

这些美好的笑脸也感染了秦汉胡同创始人王双强先生。

 


▲ 王双强先生在台上致辞

 

什么是诗?

 

王双强先生用一首首诗句的描述,告诉了我们中国诗词与传统文化的魅力。诗可以给人很多想象、温暖,感受诗意的生活。

 

写诗,就是来点亮每个人心里的诗心。《蹒跚集》是一个开始,也是打开诗性的第一道门,未来还会有《爱人集》和《侧帽集》。

 

《爱人集》是“仁者爱人”,即对我们之外的世界充满感恩和敬畏之心。《爱人集》希望让人成为一个“仁者”,接受诗的教化,小朋友们会用小楷在《爱人集》来表达自己的诗心。

 

《侧帽集》的“侧帽”一词,来源于北周独孤信的典故。希望这些拥有诗心的孩子们能够成为榜样,如独孤信一般风雅自赏。在《侧帽集》上,小朋友会把自己创作的作品用小楷写于花笺纸上。

 


一直大火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让“飞花令”又圈粉无数,飞花令其实是行酒令的一种。说诗词的是雅令,做掷骰、抽签、划拳、猜数等游戏的则是通令。

 

飞花令就是雅令的一种。

 


我们的小诗人怎么能错过文人之间的游戏。一场“飞花令”游戏让发布会的气氛趣味更胜。

 

 

“花间一壶酒”
“花开堪折直须折”
“花落知多少”

 

 

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
“桃花潭水深千尺”
“桃花依旧笑春风”

 

 

“人面桃花相映红”
“待到山花烂漫时”
“牧童遥指杏花村”
......

孩子们真是饱读诗书,让在场的观众都不自觉地为他们鼓掌。

 


毕加索说:“每个孩子都是艺术家,问题在于你长大成人之后如何能够继续保持艺术家的灵性。”


会读诗的孩子很多,会写诗的很少。他们的成长,离不开老师与父母含辛茹苦地培养。

 

现场我们邀请了伍智老师和几位孩子的家长,他们分享了他们与孩子之间写诗的趣事。

 


▲ 家长与老师对话
(从左至右:李聿文妈妈、李婉容爸爸、江致豪妈妈、王抱一和王抱元爸爸、伍智老师)

 

我们都知道孩子背诗、读书不是很难,而可以写诗着实让我们惊喜又佩服。这种表达方式让孩子可以感受到一种简洁的美,他们会开始思考,突破自我。

 

他们信赖老师和父母的爱和呵护,他们对世界的态度是信任的,世界与他们之间有一座想象的桥梁。

 


他们也许有时不听大人的话,但绝对听自己内心的话。

 

内心的话是什么?就是诗。

 

写出来就是诗。

 

今天他们勇敢的在大家面前读出自己的心里话。

 

 

▲ 孩子们在朗读自己的诗

 

孩子们喜欢思考,所以老爱问“为什么”。

 

他们有着我们没有的直觉认知力。

 

▲ 王双强先生为诗集小作者颁发“《蹒跚集》当代小诗人”称号的荣誉证书

 

我们都知道,诗是通过语言符号,比如汉字,来表达情感的艺术。



心情,是心里才能生出情感来,而情感各色各样,千变万化,喜怒哀乐……诗却能把它们捕捉到,形象地表达出来。

 

孩子们的心是最灵敏的,所以能捕捉到最细微的形象。

 


▲ 诗集小作者现场签字售书

诗是生命中最善(心意)、最美(想象)、最真(直觉)的那些瞬间,它们闪闪发光。

 

诗是生命自身闪耀着的光。

 


光的源头呢?就是那颗童心。



很多人曾经拥有,但后来失去了,而这些孩子让我们看到曾经的自己,或找回自己——世上还有比这更珍贵的遇见吗?

 



这些孩子从一开始走进“蒙学四十八”的课堂,到研修班上学诗、写诗,与古人进行对话。

 

将那千百年的如珠诗句串起若风铃,回响在心灵的窗口边,一次又一次的穿越回朝,去领略那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与风采。

 

自蹒跚学步,慢慢前行,第一本《蹒跚集》也由此应运而生。



我们珍惜这样珍贵的遇见,让孩子留住童心,于是我们为年满四周岁的学龄前儿童开设了“蒙学四十八”公益课,把伟大祖先潜藏在他们内心深处的诗性基因重新点亮,让光不再消失。

预约试听

Online Registration